關於部落格
開啟那扇門,通往所屬之地。
  • 352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3

    追蹤人氣

[oofuri]五題啪水



秋千

金屬聲迴響著一日又一日,擺盪間鳥語漸歇,蟲鳴響起,閃爍的光影宣告夜晚降臨。
神用六日創造世界,予第七天安息。
他用六天的時間來等待,是否也會在第七日得到結束?

但他並非神靈,只是一介俗子。

泉自嘲的笑著回憶過去天真愚蠢的自己,他也曾等待於濱田的房門前,只為對方親口告訴他實情,卻不知這樣的舉動是多麼殘酷的二次傷害。

青澀的年紀早已遠去,他現在學會沉默,沉默中等待沉沒,沉沒在世俗常規的浪濤下,規矩都是人定下的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員,人類就是這麼自我束縛的生靈。

捏緊鐵鍊,泉將重心往下,分秒間擺盪弧度劇增,彷彿超越那人的身高,有如飛翔。乘著風,泉懷疑人們喜愛秋千的原因,這像是嬰兒時期依偎在親人懷抱中,被安撫時的搖擺,一來一往中總能安穩沉睡。

那麼,現在的自己是否也在撫慰自身,在這煎熬的日子裡。

當他把彼此的關係告訴自己的父母時,泉永遠忘不了那天看到的表情,折騰了兩年,終於得到不算祝福的祝福,這次,則輪到了濱田的家人。

濱田選擇將他留下,雖然泉表明不願躲在後方,躲在濱田寬闊的肩背之後,那裡只有陰影,他有勇氣面對眼前的一切,他想和他一起走過。

最終泉妥協了,濱田告訴他,不是衝鋒陷陣就能解決所有事情,他要他留下,只為了更平穩的通過烈陽。

神在第六日創造了人,但也就只是人。

秋千秋千,泉在秋千上築了高高的堡壘,悠於天地之間。
 


馬蹄草

奔跑,他們在奔跑。

風兒呼呼地穿過髮間帶去汗水,他們不知足下的青草名,只知道自身就如它的形象,如馬兒般奔馳,踏著印子越過萬水千山。

路途險阻而且遙遠無邊,烈日高照,輿論尾隨。即使踩過的草地隨即恢復原狀,不留一絲痕跡,卻無法抹滅他們曾經走過的事實。

泉懷疑這種不知名的小草是種詛咒,只要有它們存在的一天,他與濱田就要不停奔走。

不是星期六的第七天,濱田說:「走吧。」

縱然他已經做足準備,實際聽到時卻也難掩失落。現在的他們可說是逃走、逃跑還有私奔。

冷下臉,泉瞇著眼說道:「第三個劃掉。」

手掌按著草地,泉只想把眼前的翠綠全數拔掉,悶熱的空氣黏得他煩躁,手指一緊稍微用力的將它們折斷,高舉過頭後灑落地上,這是多麼脆弱的生命。

濱田蹲在泉的面前,單手撐臉看著他。「就算你把它們弄死了,下過雨後又會再長出來的。」風吹過草坪的沙沙聲像在附和濱田,這是多麼堅韌的生命。

「啊啊~我知道,以前這可累壞筱岡了。」漫不經心地,泉抬頭仰望。

天上的雲朵開始隨著刮起的大風急速飄動,逐漸下沉的陰暗,遠處雷鳴入侵人類的領土,宣布豆大的生命之水即將掌管世界,並且祝福所有事物。

 

終點

那一天來得很突然,訪客的門鈴聲擾人清夢。

如果是推銷員就先踹兩腳,三腳好了,這麼想著的泉才剛開門就被迎面而來的巴掌打得懵了,臉頰刺痛,定眼一看才注意到來者是自己的親兄長。

多久沒有這樣過,明明是沉默的環境他卻只覺得耳邊嘈雜,目光令他無所遁逃,而後繼續響起拍擊的聲音,無語間的魄力讓泉無從反抗,他感受到對方的顫抖。

制止的是濱田,他只說了三個字,代表一切的話語。

靜默像是窒息的繩索,一點一點消弱意志的酷刑,連呼吸都不敢大聲,泉的哥哥輕輕說道:「回來吧。」

一句話就像救贖,讓世界有了光。泉凝視著地板緩緩蹲下,他徹底體會到不想哭卻又流淚的心情。

這一天來得很突然,可期間的等待卻又漫長的讓人悲哀。

車子駛過鄉野,泉凝望著窗外,只見遍地綠海。
 


我們

粼粼波光畫出一道彩虹,噴灑的水滋潤著土壤上的生物,泉納悶的望著幾株幼小花苗,即使都照書上的教法去做,實際上還是有著天壤之別。

回頭一看,濱田有些焦慮的在客廳來回踱步,昨晚接到花井的信息,說幾位棒球社的老搭檔要為他們辦場洗塵宴。泉答應了,濱田卻緊張的徹夜難眠,他說他怕一見面就會被恥笑得體無完膚,泉不以為意的說這也是幸福的一種。

收好器具回到房裡時濱田似乎還沒發現他,泉邊笑著把對方踹倒,濱田吃驚的表情讓他很滿意。

彎下身體,他捏著他的鼻子嘲笑著。「你把這裡踏出一個洞也躲不了今晚。」

「孝介......!」

捏緊鼻子的聲音顯得怪腔怪調,泉大笑著低頭,相貼,無比親密。

過了那扇門他們就不能恣意妄為,但在這小小的世界裡,他們都是國王,活在兩人定下的規矩中。
 


刨冰

望著眼前超大台的手工製冰機,泉與濱田兩人再次體認到何謂無語。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滅亡,可連吐槽都不知從哪下手。

拼命搖著田島家裡的製冰機,四周催促的聲音只讓泉想掐死濱田,即使這與濱田無關。

「吃刨冰一定要加草莓醬啊!嚴密的加草莓醬!」捧著碗大喊的田島據說是這次企畫的發起人,為的是給不告而別的他們一點懲罰。

「我要草莓醬,還有百香果跟檸檬,啊啊~~還要加點煉乳哦!泉同學~」泉第一次覺得自己被水谷踩在腳下,當下他就拿起裝滿碎冰的碗往水谷嘴中塞去,夏日的激戰一觸即發,原本安分的好動細胞通通醒了過來。

全部的人都玩瘋了,不知哪來的水管弄得眾人渾身溼透,生命都是從水中誕生的,早在母體內人類就已學會笑,出生的第一件事是要會哭。泉大叫著,狂亂的笑,混著清水的淚一起落下,他的等待有了結果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挑戰失敗orz
................西浦第一味,不、還是西浦摩天輪...(爆)
整個文不對題.......還老梗到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orzzzzzz
原本想每個小題都想寫過500字,反而越寫越短囧rz
用了一些詞句,就不一一解釋了囧"""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